南京市亿莱特科技有限公司
南京市亿莱特科技有限公司
静态混合器厂家直销/供应:高剪切乳化机,静态混合器,煤气排水器等石化设备
·  静态混合器
·  汽水混合器
·  煤气排水器
·  高剪切分散乳化机
·  高剪切混合乳化机
·  喷射器
·  过滤器
·  精细过滤器
·  水过滤器
·  视镜
·  阻火器
·  氧气点阀箱
·  消声器
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开发区禄口街道秦禄大道2号
电话0511-87204858
手机13912440261
联系人艾文
电子邮箱648757712@qq.com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 - 新闻动态
美国阻止弯道超车,扩大芯片管制将打击中国自动驾驶产业
发布时间: 2022/9/13
 在上个月签署2800亿美元的芯片法案后,拜登政府正在继续采取行动,限制美国向中国出口用于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的高级芯片。观察人士说,此举将影响到中国诸多新兴技术产业的发展,其中之一就是巨大的朝阳产业:自动驾驶汽车。
  路透社周日(9月11日)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,拜登政府计划在10月份扩大出口管制,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国出口用于人工智能和芯片制造的半导体。
    
  此前,英伟达公司(NVIDIA)和超威半导体(AMD)接到美国商务部的信函,要求他们未来如果计划要向中国出口可以用于人工智能的芯片,必须获得商务部的许可。根据路透社的报道,另外三家美国公司,KLA Corp(科磊), Lam Research(拉姆研究)以及Applied Materials Inc.(应用材料公司)也收到了类似的信函。
  “将发给单一公司的信函变成规则将扩大其影响范围,使得研发类似技术的美国公司也需要遵守限制”, 路透社说。此前,商务部大多针对个别公司发出出口管制的要求。
  “中国一直在寻找能够弯道超车的技术,而自动驾驶汽车就是其中之一”,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(CSIS)战略科技项目主任詹姆斯·刘易斯(James Lewis)对美国之音说。“传统汽车的领跑者日本和德国并不是自动驾驶技术的领跑者,所以中国希望能领跑这项技术,但是(美国)宣布的出口管制将让中国减速。”
  领跑者:美国和中国
  美国和中国目前领跑自动驾驶领域的研发。
  在美国,主要的研发者包括福特、通用汽车和特斯拉。美国交通局对自动驾驶技术持谨慎鼓励态度,目前还在研究可能带来的安全问题。地方政府上,亚利桑那州允许自动驾驶卡车上路,加利福尼亚州则允许通用汽车开发的自动驾驶出租车在今年6月开始收费上路。
  8月9日,拜登政府签署价值《2022芯片和科技法案》(CHIPS and Science Act), 政府罕见地对于单一产业的高额补贴。该法案将为美国半导体芯片的制造和研发提供高达527亿美元的补贴,并在未来十年为美国的科学研究增添2000亿美元的经费。分析人士说,这项法案将为美国的自动驾驶汽车行业提供动力。
  而在中国,自动驾驶的大佬包括百度Apollo, 小马智行,小鹏汽车,阿里巴巴的AutoX, 蔚来汽车以及比亚迪。
  根据市场分析公司IHS Markit去年的一份报告中指出,到2030年,无人驾驶汽车将占中国网约车市场的60%,达到1.3万亿人民币。百度一家公司就将占到该市场份额的40%。百度首席执行官李彦宏说,该公司将在2023年之前将无人驾驶业务扩展到中国30个城市,覆盖300万用户。
  近年来,中国政府向自动驾驶汽车行业投入了大量人力财力物力。
  就在刚刚过去的8月,密集的政策红利砸向自动驾驶汽车行业。
  8月1日,深圳实施《深圳经济特区智能网联汽车管理条例》,是中国首部规范无人驾驶车辆商业化的法律文件,为城市内无人驾驶技术奠定法律基础。
  8月8日,中国交通运输部发布《自动驾驶汽车运输安全服务指南(试行)》(征求意见稿),向公众征求评论,明确鼓励自动驾驶汽车商业化。
  同样在8月,武汉和重庆政府向百度公司发放了全国无人化示范运营资格,允许其开发的无人驾驶出租车Robotaxi开上公路,为市民提供商业化服务。
  8月23日,上海市政府发布《上海市加快智能网联汽车创新发展实施方案》,表示到2025年要形成国内领先的智能自动汽车发展体系,产业规模将达到5000亿元人民币。其中的重点任务,是“突破关键前瞻技术”以及“推动核心部件攻关。”
  刘易斯:没有芯片,就没有自动驾驶汽车
  战略科技专家刘易斯说,这些核心部件讲的正是芯片。
  “(核心部件)讲的是芯片和传感器,往往这也决定于芯片。想想一辆无人驾驶汽车,它是一辆汽车,但同时电脑根据传感器输入的信息做出各种决定,什么时候转弯,要开多快”,他解释道,“这些都需要芯片。像所有高科技产品一样,没有芯片,就没有自动驾驶汽车。”
  独立网络安全研究员扎克·爱德华兹(Zach Edwards)对美国之音说,这些高级人工智能芯片等同于一个专注某个领域的大脑。“当你把这些芯片集成到计算机网络时,这些人工技能加速器芯片就能解决各种特定问题,”他说。
  目前全球高端芯片的生产大户是台湾的台积电。根据路透社2021年的一篇分析,全球晶圆代工巨擘台积电占高端芯片全球产量的90%以上。路透社的报道指出北京也在投入巨资,但其芯片产业在许多关键领域“落后于台湾十年左右”,并且这一差距将在未来几年继续扩大。
  “台湾、韩国和美国是世界上制造芯片最前沿的国家,你很难去找到其他的替代品”,刘易斯说。“你要想到汽车的设计,你要想到这些芯片能做什么。中国不是完全依赖于其他国家,但是北京对外国有足够的依赖,这将给中国的汽车制造商带来麻烦。”
  谢利·帕尔默(Shelly Palmer) 是技术资讯公司Palmer Group的总裁。他对美国之音说,在美国政府方面,主要考虑限制英伟达公司生产的A100芯片,这类芯片能够使智能汽车的算法达到最优。他同时指出,这些高端芯片除了用于自动驾驶技术,还可以用于其他各个高端技术行业。
  “(美中)双方都可能将人工智能芯片武器化。所以实际上,这是军备竞赛的一环,也就是看看谁能赢得人工智能这一场仗”,他说。
  路透社在周日的报道中援引美国商务部发言人的话说,该部门“正在采取综合措施实施额外行动……以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, 包括阻止中国获得美国技术适用于军事现代化。”
  中国将如何应对?
  CSIS的刘易斯指出,目前的出口管制并不是完全的禁令。“对于英伟达来说,这不是完全的禁令,而是要取得许可(出口中国)”,他说,并补充中国可以去韩国或台湾寻找替代厂商。
  所以对于中国的自动驾驶行业来说,“这不是完全的停滞,而是减速,是他们的一个障碍,”他说。
  Palmer Group的帕尔默则认为,美国目前的出口管制是基于各个公司的,并不能有效的减缓中国自动驾驶领域的开发。而之后的禁令如何还有待观察。
  其他专家则说,中国有能力应对美国的出口管制。
  美国研究智库兰德公司(RAND Corporation)的高级政策研究员马乔里·布卢门撒尔(Marjory Blumenthal)对美国之音说,中国对人工智能投入了大量资金。
  “政策已将人工智能作为优先事项,并通过指定‘国家冠军企业’等措施与公司联系起来。中国的政府支持比美国更全面、更有凝聚力,这有助于中国在计算机视觉领域的领导地位,这是一项涉及硬件和软件的核心技术”,她说。
  与此同时,她指出,中国对智慧城市和安全城市技术的投资也支持自动驾驶汽车的发展。
  然而,CSIS的刘易斯持不同看法。他表示,从中国科学院2003年开始讨论中国为什么需要自己的芯片产业已经过去20年了。在这20年里,韩国和台湾都建立起了自己的芯片帝国,然而中国的芯片产业则迟迟没有发展起来。
  他认为中国模式在芯片产业方面并不奏效。
  “共产党的地方领导人从北京那里得到指令:我们想要一个芯片产业。所以他们花了很多钱,在广州或其他什么地方建立一个新的大楼:117号芯片制造厂。当地党领导跟企业家站在前面握个手”,他说,“可是你走进大楼,那里什么都没有。”